轻软如同花影,我只能从星辰的高度来注视着你

  
轻软如同花影,我只能从星辰的高度来注视着你
  总有一首诗会让你感同身受,总会有一些事让你能以忘怀,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总有一首诗会让你感同身受,总会有一些事让你能以忘怀。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旋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的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总有一首诗会让你感同身受,总会有一些事让你能以忘怀,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